南至梧桐

《有幸相知 无幸相守》二

 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以工笔画将你牢牢地记下
  
        提笔不为风雅
     
        灯下叹红颜近晚霞
  
        我说缘分一如参禅不说话
  
        你泪如梨花洒满了纸上的天下 ”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周杰伦《红尘客栈》
  
   偌大的若亲王府异常冷清,自从千玺走了以后,王俊凯便将所有的家丁遣散,只留了一个为千玺照顾着海棠花的书童。
  
  千玺特别喜欢海棠,他说那艳丽的颜色就如他的世界里那绚丽多彩的霓虹灯。
  
  王俊凯不知何为霓虹灯,可他知道每当千玺说到他的家乡时,总是眉眼带笑,神情间尽是骄傲,外人不知易烊千玺从何而来,而整个王府除了那位一直默默无闻照顾着海棠的书童和王俊凯以外,都以为千玺是哪个贵族之子。
  
  对于王俊凯来说,易烊千玺的出现就是个谜,可不管他易烊千玺是何方神圣,来自哪个未知的领域,他只知道,易烊千玺,是他王俊凯一辈子的爱人。
  
     “王爷,硕亲王府的管家来了。”
  
  指尖的琴弦崩断,一如千玺最后那抹悲痛的凉笑,他的千玺该有多痛啊。
  
  如今,这拥有了千玺身体的恶魔,成为了他的管家,照顾他的衣食起居,助他铲除对手,可是那种千玺能给他的感觉却是随着那一场大火消失殆尽。
  
  这首《红尘客栈》是千玺教给他的,那天,王府上空盘旋了一圈鸟儿,千玺身着一袭白袍里衣,外罩正红锦袍,一头青丝用一支血玉簪轻轻挽起,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拨弄这琴弦,一首曲调优美的曲子便那么入了他的耳。
  
  他的千玺喜欢穿红色,喜欢吃糯米糍,喜欢跳舞,喜欢研究他书房里的狼毫,喜欢在后花园里练剑,喜欢猫,喜欢颜色艳丽的海棠,喜欢唱点儿小曲儿,虽然这些小曲儿他从来未曾听过,可经由千玺的口唱出来,王俊凯便觉得那是天籁之音。
  
  千玺曾笑他粉丝滤镜太厚,他不懂何为粉丝滤镜,只知道他说出了这句话,他的千玺便是第一次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。
  
  他的千玺笑起来可好看了,脸颊两边深深的梨涡,眼睛弯弯的就像那晚上天上悬挂的一轮弯月。
  
  他的千玺喜欢大红色,所有正装基本都带了红,他说红色是他的幸运色,他说在他的那个世界他有一群粉丝叫千纸鹤,说他还有两个兄弟和他一起长大,他们是一个团队,缺一不可。
  
  王俊凯突然很羡慕他那两个兄弟,至少他们陪着千玺度过了那么多年月。
  
  有的时候!他的千玺会一直看着他,那种眼神很不舒服,像是透过自己在看着别人,于是,千玺每看他一次,他便让千玺第二日睡到日上三竿。
  
  每当看到他的千玺,王俊凯就会觉得他的千玺就像那天边斜落的夕阳,抓不住,虚无缥缈,所以,每当夜深人静时,他总是守着千玺睡着,然后紧紧抱住千玺才能得以入眠。
  
  他对千玺说过
  
  “千玺,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,是你让我的生命有了色彩。”
  
  他的千玺只是笑,然后告诉他
  
  “小凯,我有没有说过,你和他长得很像?脾气像,喜欢的东西像,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?”
  
  也是那次,王俊凯才知道,原来在千玺的那个世界,有一个人和他一模一样,而千玺,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一直是那个人的。
  
  王俊凯宁愿他从来没认识过易烊千玺,或是认识了也不过是萍水相逢然后相忘于江湖,就不会像如今这般因为他而痛彻心扉。
  
  “王爷,硕亲王府的管家来了。”
  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  
  他走的匆忙,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,他怕一看到那张脸就忍不住随着他去了。
  
  他未给他冠姓氏,只独独唤了他千玺。
  
  百姓们常道他痴情,他年少便继任这束缚身份的亲王之位,雄厚的家财和皇亲国戚这点足以让其他达官权贵忌惮其身份,可偏偏有那些不怕死的。
  
  “王爷,老奴拜见王爷。”
  
  来人是硕亲王府管家王生,他是硕亲王王源的心腹,极其得硕亲王信任,如果能拿到他,就相当于掌握了整个硕亲王府的命脉,不过,王俊凯对他没兴趣。
  
  “免礼,管家来此有何事?”
  
  这位管家手拿着一把拂尘,到像极了那道观里的劳什子老道士,只见他将拂尘一甩,语气极为恭敬,没有半分不耐烦之意
  
  “王爷,我们家王爷让我给你捎一句话。”
  
  王俊凯刚刚端起茶杯,红色的茶水间漂浮着绿色的枝叶,不动声色的挑眉,眼睛转到左手拇指上的兰玉扳指,静静等待着管家的下言
  
  “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各家王府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还望若王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,我们都为同一个人卖命!”
  
  今日的茶有些许苦涩,不知是心境变了还是因为方才的思念,总之,王俊凯觉得就像吃了黄连一般,放下茶杯,右手抚摸着左手拇指上的那玫兰玉扳指,眉目微凝,半晌后才微微笑道
  
  “还请劳烦告诉你家王爷,如今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还望相互扶持,方才走的长远。”
  
  管家将拂尘换了一个方向,然后说道
  
  “自是当然,老奴告退。”
  
  看着硕亲王府管家离去的方向,王俊凯若有所思,昨日的种种还历历在目
  
  “王爷,你先走。”
  
  那个人将他死死护在身后,明明身上已经千疮百孔,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他身上殷红的血刺激着他的眼膜,他一把推开他,朝他吼道
  
  “快走!”
  
  那一瞬间,他看到了千玺生前那抹倔强却又凄凉的笑,跑,奋不顾身拼了全力的跑。
  
  夜,凉如水。
  
  更深露重,身上有大小不一的刀口,夜风夹杂着露水,带来阵阵凉意,身上的伤口也在恶化。
  
  漆黑的夜幕下,是野兽的哀嚎也是绝望下的噩梦。
  
  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王俊凯精神高度集中,身上每一寸肌肉都在用力紧绷,当闻到那抹熟悉的龙涎香时,一下就晕了过去。
  
  醒来时,已经回到了王府,熟悉的帷幔,熟悉的千玺最喜欢的兰花香,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恍如隔世。
  
  “王爷,你醒啦?”
  
  他侧头看向他,和千玺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,千玺喜着大红正装,而他,沉闷的一身黑偏多。
  
  没有去关心他的身体,他听见自己凉薄的嗓音
  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目标跟丢了,遇见了硕亲王府的隐卫,他们似乎也在查这件案子,为了不让犯人落入他们的手里,迫不得已交了手,害得主人受伤,我很抱歉。”
  
  “硕亲王?”
  
  题外话:
  
  他和他在不同的世界,却是相同的平行线。
  
  星星和月亮隔了多远的距离,谁知道呢?或许几百亿光年,或许几十亿光年。
  
  交错的时空,改变了一群人的命运。
  
  第一次相遇,他梨涡浅笑对他说
  
  “你好,我是易烊千玺。”
  
  从此,他一颗心便陷落。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