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至梧桐

江南桃花三月红 part 1



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

可我说

只有你才能让我安稳一生

#勿上升真人#

#本文仅供各位434女孩YY#

春寒料峭,刚过完年的江南万物渐渐复苏,烟雨小镇中的桃花渐渐展露头角,未见花开,但闻其香。

“公子,门外有一名称王俊凯的书生要见您,还让我将这物什给您看,说您看了自然会见他。”

易烊千玺怀里捧着暖炉,上好的大理石玉桌上,丫鬟正烹着三十年的女儿红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握着莹润的瓷玉杯,刚温好的女儿红散发出及其浓烈的酒香,鼻尖轻过,易烊千玺轻启双唇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丫鬟春红自小就跟在易烊千玺身边打点,若说除了父母之外,春红便是易烊千玺最为信赖的人,见春红欲言又止,易烊千玺有些好笑,放下手中的玉杯,抱紧了怀里的暖炉笑道

“春红,你想说什么便说吧,你我之间,无须这些冠冕堂皇的主仆关系。”

春红放下手中的金丝蒲扇,娇俏的小脸上满是恨意,咬了咬嘴唇,还是将那句堵在喉咙管里的话说了出来

“公子,你为何还见那王俊凯,他害您害得还不够惨吗?”

春红的话让易烊千玺原本晶亮的眸子有一瞬间的灰裔,不过一瞬间,双手拢了拢身上的红色大氅,便听他温润的嗓音在庄园里响起,也落进了刚刚过转角的王俊凯耳里

“春红,过去的事与非,不重要了,只要他还活着,只要这株桃花树未枯,纵使海枯石烂,天下人反对,只要是他,就够了。”

三月初,本是桃花争相开放的季节,可今年的桃花却迟迟不开,是以,易烊千玺便日日来到这庄园之中,只为了看一眼他亲手种下的桃花盛开。

王俊凯通体生凉,易烊千玺的话犹如魔声灌耳一般,久久挥散不去。

“王公子?王公子?”

王俊凯回过神,见引路的小哥一脸担忧之色,便歉然一笑,随后跟着小哥来到易烊千玺身边。

“你退下吧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王俊凯目送着引路小哥一路离开庄园,而后蹲在易烊千玺身边,桃花眼内盛满了无数深情,他未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易烊千玺。

易烊千玺任由他静静地看着,怀里的暖炉装了安神的熏香,许久未睡,如今,不知是他的气息还是暖炉里的安神香起了作用,双眼越来越沉重。

等到易烊千玺完全睡过去,王俊凯熟练的打横抱起怀里的人,转头见春红红着眼看着他,抱歉一笑

“春红,对不起,我知你怨我,但先让千玺回内阁,春寒地冻,他身体单薄,染了风寒便不好了”

春红思量了片刻便带着王俊凯往内阁而去,王俊凯常年在边关驻守沙场,体力惊人,可如今怀里的重量相比上一次更加轻盈,隔着厚厚的蚕丝布料都能感受到他清瘦的身躯和咯手的骨头,王俊凯双眼越来越朦胧。

“春红,我这睡了多久了。”

“公子,您睡了三日夜了。”

易氏。

江南人家大家族,上至皇亲国戚,下至武林豪杰,都得卖这个家族三分颜面。

易烊千玺。

易氏十三代唯一嫡系继承人,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上通夜宿星象,下知地理山河。

偏偏这样一个有才有颜的世家公子,就只瞧上了当朝大将军之子王俊凯。

皇室国宴上,当今太后一道懿旨颁下,下嫁长公主于易烊千玺,懿旨一经颁下,国宴立即沸腾。

其余世家公子愤愤不平,太后是下嫁长公主到易家,便是以后易烊千玺可参加科举,可参与朝堂政事,而不是平常招为驸马,无任何实权。

太后此举,便是打消了其他世家对易家存的心思,明明白白告诫着其他世家,易家的靠山是皇室,与易家做对便是与皇室做对。

国宴之上,易烊千玺领了懿旨,而那一夜,据大将军府的下人说道

“校武场士兵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一直持续了大半夜,听说,还死了些穷凶极恶的囚犯。”

成亲那日,十里红妆,易烊千玺一身红装,衬的比那桃花还艳丽三分,与此同时,京城最大的红楼,王俊凯揽着莺莺燕燕喝酒划拳,欢声笑语充斥着整个醉红楼。

百姓们爱热闹,也知道易烊千玺曾和王俊凯有过一段露水姻缘,那时的易烊千玺,是个初尝情事的毛头小子,恨不得让全京城人都知道,他与王俊凯在一起了。

好景不长,百姓们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,只知道易烊千玺领了懿旨,娶了当今长公主为夫人。

“可怜了王小将军了,听说,现在正一个人在醉红楼买醉呢。”

“可不是嘛,包了场,那王家军里里外外围了三层。”

百姓们的对话只字不漏的落入易烊千玺耳中,仍是云淡风轻,嘴角含笑,可拉着马缰的双手不断握紧。

本是皇室大婚,举国欢腾,却在这良辰喜日里,长公主被杀,易烊千玺受重伤,与他一同躺在血泊里的是王俊凯。

京畿卫赶来的行动迅速,抓住了犯人,奈何犯人在被抓的一刻,咬破齿间藏的毒药服毒身亡。

大好喜日瞬间换了丧服,太后悲恸欲绝,当场昏了过去,易烊千玺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月,身上的伤好了七七八八,皇帝下令,责其护公主不力之罪,终身不得再进京城,剥夺其科举资格。

连同王俊凯一同受到处罚,谴其边疆,不得召唤永不得踏进皇城。

两人收拾东西启程,一路上停停走走,竟走了一月有余。

临近江南,易烊千玺从马车里出来,身边就是骑在马上的王俊凯,下了马车,他说

“我知道有一个地方,四季桃花遍地,很美。你要去吗?”

王俊凯近乎有些贪婪的看着他的眉眼,他不说话,他也不急,就这么静静地站着。

夏初,天气尚有些凉爽,刚刚大病初愈的他,如何受得了这风寒,他下马,将手下递来的披风给他系上,少年独有的清脆嗓音响起,他说的委屈

“这是你和我分开以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”

易烊千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替他披上披风,眉眼就像四月融化一般的春水,软的一塌糊涂,温柔的嗓音在王俊凯耳边响起,他说

“我想你了。”

毕竟都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,初尝情事也都是给了对方,如今易烊千玺这般的吴侬软语,王俊凯差点把持不住。

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王俊凯一把将易烊千玺抱在怀里,压抑着情欲,声音却是带了无端的魅惑

“乖,我们去看桃花吧。”

易烊千玺从小到大最爱两样东西,桃花和王俊凯,他和王俊凯是竹马,两人从小长大,有些感情也是在时间的长河里不知不觉就发生了变化。

两人带了几个侍卫,王大将军的亲信,换了两匹良驹,一路向西而去。

约莫疾奔了半日,来到一处山谷,十里桃花跃然于眼前,王俊凯牵着易烊千玺的手,马靴踩在娇嫩的花瓣上,沾了一鞋底的桃花水。

“傻徒弟,你来了。”

小木屋里出来一白发苍苍的老者,走路步步生风,见着易烊千玺小脸苍白,嘴唇发紫,原本还笑意盈盈的脸一瞬间黑如锅底,劈头盖脸指着易烊千玺就开骂

“臭小子,你是不知道自己身体状况是吧,那老皇帝闯的祸让你去给他擦屁股,这次你命大捡回来了,下次呢?你以为你是那狐岐山的九尾狐啊,你有几条命给自己折腾啊!”

说到最后老者似是不解气,一掌隔空瞬间摧毁一颗桃花树,那也是王俊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内功高手。

易烊千玺松开王俊凯牵着他的手,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被摧毁的桃花树前,喃喃自语道

“本就命不久矣,演一次戏换易家百年平安有何不可?可是,师傅,你不该摧毁它的,你应该让他落地归根地的。”

那是王俊凯第一次看到易烊千玺落泪,眼泪顺着他苍白的脸颊落到被摧毁的桃花树里,他走到他身边,揽住他发抖的身体,说道

“别哭了,回去我亲手给你种一颗桃树,好吗?”

他在他古怀里止住了眼泪,老者自知做的过分,不自然的咳了下嗓子,软下声音道

“千玺,为师只是不想让你受伤。”

王俊凯终于抓住了重点,他问老者

“千玺师父,为何说千玺是为皇上善后,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?还有,千玺除了体弱一点以外,什么叫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?”

易烊千玺靠在他的怀里,右手抓住王俊凯的手臂,他说

“扶我去屋子里,我再与你说。”

#没错,结束的就是那么猝不及防,下篇明天晚上上#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