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至梧桐

《有幸相知 无幸相守》

 


暮色起看天边斜阳,恍惚想起你的脸庞,毕竟回想,难免徒增感伤,轻叹息,我们那些好时光。

#上升真人变胖变丑#

“千玺千玺,你看,这是D&G设计总监的作品,叫Dawn Lovers(晨曦恋人),好看吧?”
  
  易烊千玺有男友名叫王俊凯,此人生极桃花眼,面若冠玉,剑眉薄唇,尤其是笑起来两颗小虎牙甚是可爱。
  
  他和王俊凯相识于年幼之时,年幼彷徨,十二三岁的年纪,会对自己所坚持的一腔热血,奋斗到底。
  
  他和王俊凯都是一种人,在梦想这条路上走的磕磕绊绊,好在,老天怜悯他们,最初的努力到后来的成名,他们携手并肩成王,外人看来,他们小小年纪无限风光,活跃于时代顶端,可他们互相才知道,过程多么混乱不堪。
  
  那些在无人角落里才能诉口的爱意,趁镜头晃过一瞬间的指尖缠绵,都是彼此支撑着在泥潭里一步步走过的勇气。
  
  人人都艳羡我们如此年纪踏入娱乐圈,荣华富贵仿佛顺手而来,可只有我们知道,这个圈子里肮脏龌龊的一面也足以逼疯一个正常人。
  
  出事的时候在干什么呢?
  
  小凯在拍摄roseonly 的广告,赞助商财大气粗,世界各地都布满了大型海报和宣传视频,彼时,他不过25,大好年华之际,迎来了我和他相恋八周年的纪念日,那个傻子,接通视频,笑的一脸猫纹。
  
  “易易,易易。”
  
  瞧瞧,他总是这么粘人,就像只猫,偶尔慵懒高贵,偶尔挠人心扉,苏苏痒痒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在做妆发的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他的热情,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一会儿某只凯猫不满炸毛的样子。
  
  “易易!”
  
  对面化着精致妆容的人果不其然声音提高了八度,若无其事的掏了掏耳朵,不忍心看对面化着桃红色眼影的眼睛泛红,瞬间破功,像平常安抚二十那般给这只大型猫科动物顺着毛
  
  “哥~”
  
  这一声哥叫得百转千回,果然看见对面那人瞬间脸红,然后一张大脸瞬间贴在屏幕上,听筒里传来他咬牙切齿似乎走在克制着某种情绪的声音
  
  “易烊千玺,你在玩火。”
  
  不怕死一般将自己的嘴唇对准摄像头,舌头在唇珠间转换,将自己本就低的声音降到更低,宛如那晚上抵死缠绵之后喑哑的嗓音
  
  “对,我就是在玩火。”
  
  成功听到对面人不争气的咽口水,和略显急促的呼吸声,见好就收,两条长腿大剌剌的挂在化妆桌上,将手机远离自己,咳了咳才正声道
  
  “王俊凯,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  
  视频里的人深深呼吸,急急灌了几口桌上的矿泉水才郁闷道
  
  “八周年纪念日。”
  
  “可是,易易,我不能陪你过了。”
  
  说不在意是假的,心里仿佛空了一块似的,努力扬起嘴边的笑容,在确定对面的人墨色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梨涡时,才悠悠笑道
  
  “傻子,什么时候都可以过,何必在乎这一时呢?”
  
  视频那边静的诡异,王俊凯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,桃花眼里有一些一闪而过的情绪,但是实在太快,竟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消失不见。
  
  过了许久,久到举着手机的手开始酸痛,对面的人才爆发出大笑
  
  “哈哈,易易,是不是被吓到了,我们在玩假人挑战呢。”
  
  “易易,你放心,就算我不在你身边陪你过周年,我也要给你惊喜。”
  
 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可看着那人张扬的小虎牙和耀眼的笑容,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转了个圈说道
  
  “好。”
  
  “小凯,开始拍摄了!”
  
  听见那边工作人员的催喊,只好催促他去拍摄,挂掉视频前,他看见他的嘴唇上下而动,未出声,可他还是看懂了,他说
  
  “等我。”
  
  后来,在距离我两公里外的长缨大桥,发生一起车祸,货车司机与一辆奔驰大G相撞,奔驰车主被紧急送到长安医院救治,最终因失血过多而去。
  
  胖虎将这消息传给我的时候,只觉手脚浑身冰凉,仿佛入了南极冰河之中,竟不知如何迈腿行走。
  
  不知是如何来到的医院,只看见病房门口,王源儿隐忍着满眶的泪水,强哥在一旁安慰着哭得几近昏厥的小马哥,整个医院乱糟糟的一团,媒体,粉丝,保安,工作人员,警察,医生,律师都在,包括已经年迈的小凯父母。
  
  “叔叔阿姨。”
  
  嗓子像针扎一般疼,胖虎扶着我,我能感受到他一米八几的汉子此时此刻身体抖得如同筛糠。
  
  王源儿来到我身边,紧紧抱着我的腰身,他也在发抖,我感觉到有湿热的泪水划进衣领,然后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
  
  “千玺,你别怕,你别怕。”
  
  多好,他的二哥还是那么疼他。
  
  推开王源,我迈着机械版的步子向病房走去,门打开的那一刻,双膝发软,一下子跪了下去。
  
  王源在后面掐着我的双臂准备将我扶起来,我打开他的手,就这么一步一步跪着走过去,我听见身后小凯的妈妈绝望的哭声,和粉丝们和警察哭闹着冲突的声音,我耳边太多的声音,仿佛一个个恶魔包围着我。
  
  这一段路好漫长,从天堂到地狱就真的只在一瞬间,我没有勇气掀开那张白布,我甚至还回头问胖虎
  
  “胖虎,小凯他在跟我开玩笑是不是?他其实只是拍了一部戏而已是不是?”
  
  那个曾经拿过无数拳击冠军的男人瞬间哭出声,那一刻,像发了疯一般扯开白布,却看见小凯躺着,熟悉的眉眼出现在视线里,他还是那样好看
  
  “你看,他就是睡着了,你们怎么这么大惊小怪的把他送医院来了呢,医生,医生。”
  
  像疯了一般我冲出门口喊着医生,王源在背后抱着我,紧紧把我梏在怀里,我听见他说
  
  “千玺,别怕别怕。”
  
  渐渐冷静下来后,我抬头就看见粉丝们一个个都哭成了泪人,其中有一个粉丝对我笑了笑,大大的眼睛里蓄满泪水,我听她说道
  
  “哥哥,小凯哥哥已经走了,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。”
  
  沉默的推开王源儿的手臂,往回走,伸手抚摸着他毫无血色的脸庞,俯身在他耳边喃喃道
  
  “别怕,等等我。”
  
  我惊讶自己一滴泪没有留,工作室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,各大卫视也在惋惜他的突然离开,仿佛我与全世界脱离轨道,只是静静地守在他身边,一遍遍的擦拭着他冰凉的身体,他最爱......干净了。
  
  出殡的日子,粉丝自发跟随,一辆辆的黑色轿车在他的家乡穿行,黑色的西装,黑色的灵伞......一切都是黑色的。
  
  葬礼一切从简,我知道你不是铺张浪费的人,叔叔阿姨也从悲伤里渐渐走出来了,你不要担心,奈何桥上等等我,我很快就去陪你。
  
  墓园气氛沉重,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,小凯,我就不在这儿陪你了,我回家看看,可能二十它们已经饿惨了,路上要是冷了多穿件衣服,你知道的,我舍不得你生病。
  
  淅淅沥沥的小雨润入土地,停下看脚边的雨水,总觉得阴冷,身上盖了一件大衣,熟悉的薄荷香味儿包裹全身,转身,扣紧身上的大衣,我说
  
  “源儿哥,谢谢你。”
  
  胖虎将我一路送回家,那个只有我和他......不,现在是只有我和他回忆的家,二十和队长见我回来,喵呜在脚边蹭着叫着,我抱起队长走向阳台,二十在后面跟着,石榴在猫爬架里伸了伸懒腰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。
  
  给三个小家伙到了猫粮,我拿出一个箱子,那里面全都是你送我的东西,从天价的到街边十多块的,我都保存的特别完好,我唤了胖虎进来,将箱子里的东西交给他,让他拿到慈善机构去拍卖,所得的善款将全部捐给你和我资助的那三百多个孩子。
  
  你瞅瞅,整个房间到处都是你的气息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突然就离我而去了?
  
  小凯,我......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。
  
  夜晚,星星在夜空闪烁,我记得爸妈曾对我说过,离开的人会变成星星,他们在天上守护着自己爱的人,所以,小凯,那颗最亮的星星是你吧,你在天上看着我是吗?
  
  你总是不让我碰酒,说:你肠胃不好,不要喝这个,诺,喝牛奶。
  
  可为什么我伸手去接却接不到呢?
  
  今晚,我想尝试放纵的滋味,可为什么它是苦的呢?为什么我的脸上那么湿呢?为什么你会在我眼前对我笑呢?你......明明已经离开我了呀。
  
  小凯,我做了个梦,梦见你离开了我,我尝试了好多方法去找你,可他们都说我病了,要把我关起来,可是有一天,有一个从黑雾里出来的男人说,他可以帮我找到你,但是代价是我的灵魂。
  
  小凯,我什么都不怕的,我怕的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你,所以在他说完的一瞬间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,只要能见到你,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认了。
  
  “千玺......千玺......”
  
  眼皮实在太沉重,身上的疼痛无限放大,是谁在耳边唤我,为何这声音如此耳熟,小凯,我......找到你了吗?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(3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