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至梧桐

“你……还记得他吗?”
“他是谁?”
“他叫朱戬,曾经深爱着你!”
“我不认识他!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那……他人呢?”
“他走了,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!”
查杰经常反复做着一个梦,梦里总是有一个很模糊的人傻笑着看着他,他问他
“你是谁?”
他伸手去抓他,可抓到的不过是虚无缥缈的身影,他看见他的嘴张张合合,他想听他说了什么,但是他听不见。
又一次从梦里惊醒,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倾洒进来,昨夜大峰他们来寻他,几人许久未见,自是宿醉了一晚上。
低头就闻见身上刺鼻的烟酒味,胃里直犯恶心,忍着全身酸痛来到喷洒下,打开花洒,温热的水顺着白衬衫落下,查杰站在花洒下任凭热水在身上奔腾,脑袋里却是这两个月来反复做的同一个梦,梦里有一个男人,他看不清他的样子,只是偶尔看到他深邃温情的双眼,他总觉得这双眼睛的主人他在哪里见过。
洗好澡出来,床头柜上那瓶白色的药被他拿在手里,看了半晌,终是把药重新放回了柜子上,今天,又该到了去看心理医生的时间了!
心理治疗室
“还是重复做着同样的梦吗?”
心理医生很年轻,整个医学院的工作人员喜欢叫他一声‘于医生’
查杰躺在躺椅上,他的前方是穿着白大褂的于医生,歪头看了一眼落地窗玻璃外的梧桐树,查杰点点头
年轻的于医生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颗怀表,看成色年代似乎有些久远,因为有的地方已经脱漆了,可查杰并不感觉陌生,而是看着那颗怀表,随着怀表摆动的弧度慢慢闭上眼睛,沉入那个他一直做的梦。
那个男人如期而至的出现在他的梦里,他身上穿的衣服他莫名觉得熟悉,他伸手,他的手臂周围被烟雾包围,他看不清楚,只是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手放进他略显粗糙的手里,忽然间,他听得他唤他
“阿离,我的阿离,我好想你!”
阿离?谁是阿离?他究竟是谁?为何频频出现在他的梦里,他抬头对上他的眼睛,那双眼睛太过深情,惊得他从梦中醒过来
“你看见他长什么样了吗?”
查杰摇头,于医生将怀表放回胸前的口袋里,见查杰摇头,他伸手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,对他温柔一笑
“没事,慢慢来!”
查杰坐起身双手插入头发,眉宇间紧紧皱在一起,声音有些沙哑
“我看见他穿的衣服了!”
“衣服?”
“不是我们的衣服,而是某个朝代的,他一身深紫近黑的华服,我看不清衣服上的花纹,只是觉得有些熟悉!”
于医生凝眉,转身从堆满资料的桌子上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查杰,他说
“你应该记得,你有一个很爱你的男朋友,他常常唤你阿离!”
查杰打开档案袋,里面是一些散落的相片,可每张相片都让他撕心裂肺般的痛,照片上,陌生的容颜,熟悉的眉眼,还有那一张张笑容灿烂的合照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“他叫朱戬,你不是记得吗?他出事的那天晚上,开车去找你,却在长缨大桥和装满钢材的大货车相撞,那场失败的手术你不是记得吗?”
于医生字字诛心,查杰紧紧揪住自己的头发,头皮的扯痛暂时让他心内平静不少,他抬头看着于医生,眼前却如走马灯那般闪过一个个看似甜蜜却让他内心荒芜的片段。
查杰有男友名叫朱戬,阳光帅气,为人谦和彬彬有礼,与他是同事,两人曾在一起合作,他演了他的王,他常常唤他阿离,他最爱说的就是
“阿离,我的阿离,你回来了!”
半年后,各大电视台争先恐后报道
“据知情人告知,当红一线小生查杰在其居所内自杀,据现场记者传回来的报道,查杰屋子整洁,唯独卧室一角堆满了很多合照,据说,照片上的人名叫朱戬,曾饰演过查杰的王,究竟查杰为何会自杀,请期待我们的后续报道!”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