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至梧桐

王见王《戬杰》1
  “少主,你先走!”
  大峰一枪解决掉前方的狙击手,然后死死护住身后的查杰,心里不禁抱怨熊梓淇办事效率慢,叫他带兄弟前来支援,怎的到了现在还不见人影。
  身后的人奄奄一息,白色的衬衫上沾染了大片大片的血渍,查杰捂住自己的腹部,那里涌出片片殷红。
  查杰努力使自己的脑袋清醒,看了一眼在自己前方射杀着敌人的吕鋆峰,心底划过一股暖流,张嘴,他的声音有些虚弱
  “不可,我怎么能撇下兄弟们离开?”
  大峰生气,但是他已经是自顾不暇,对方火力甚猛,光是国际先进的狙击枪就架了三把,自己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,少主也中了一枪,唯有他一人还能支持战斗
  “少主,你别说了,再拖下去我怎么回去跟老爷交待,没想到E这么大胆,闹市街头他居然敢明目张胆的使用热武器!”
  大峰伸手招来受伤较轻的两个兄弟,咬牙道
  “你们护送少主离开!”
  查杰在刚刚的枪林弹雨中,虽然有大峰在前方,但是不幸免的手臂腹部都中了一枪,两个兄弟架起查杰隐到后方。
  大峰见查杰被成功护送离开,看了周围奋死拼战的兄弟,冷冷道
  “上,一个不留!”
  “唔”
  “啊”
  一有人倒下,立刻就有人上去替补,脸上都有着愤怒,可见没一个人想退缩,反而越战越勇。
  远远望去,除了昏黄的灯光,一片血腥味浓重,除了一些隐忍的哀号声,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异样,又有谁知道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已经有几百人丧命了?
  “峰哥,我们掩护你,你快走!”
  大峰看了一眼中枪的右腿,这一枪怕是伤到了骨头,不禁苦笑,难不成他吕鋆峰刚从都柏林回到中国,还没感受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就要去见阎王了吗?
  “别废话,我们要争取时间给少主撤退!”
  众兄弟听到大峰的话,脑海里闪过的都是那个如同天使般的大男孩,那是他们的少主,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,往深处说,少主是他们的兄弟,一家人。
  各个咬紧牙关,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在黑夜中打出一朵朵艳丽的血花。
  查杰被两个兄弟架着出了闹市,就一头栽到在路边,昏黄的路灯下,查杰才看清两个兄弟闭上了眼睛,毫无声息。
  忍住眼中的泪水,此时此刻他的身体极度疲累,失血过多让他看起来就像暗夜里吸血的鬼爵。
  耳朵一动,查杰发现有脚步声往他的方向而来,紧紧握住手中精致的银色手枪,枪里只余一发子弹,死死盯着向他而来的身影,却发现只是一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。
  男人很高大,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,但是查杰仍然不敢放松警惕,见男人看了一眼他身边倒下的兄弟,然后蹲在他面前,食指暧昧的摸了摸下巴上短短的青涩胡茬,见查杰一直举着枪对着他,咧开嘴笑道
  “怎么弄成这副模样?这不是有碍我市的市容吗?”
  查杰在他蹲下的一刻看见他腰间别着的黑色手枪,脑袋里高速运转随后放下手枪,伤口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,撑着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道
  “求你救救我的兄弟,他们在对巷!”
  查杰的意识越来越混沌,却还是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男人,见男人愣了一瞬随后点点头,才一下子身体软下去,带起地上一阵灰尘。
  “大哥,东街发现两股不明势力火拼,其中一股似乎抵挡不住对方的猛烈进攻,坚守的阵地似乎也只有三四个人了!”
  朱戬心疼的抱起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查杰,听到属下的回答,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,冷冷道
  “去支援!”
  “是!”
  属下得到回答,立马拿起手机打电话,朱戬抱起查杰上了那辆房车,房车上早已备好了医生,见朱戬抱着查杰上来,立马有条不紊的进行手术
  “你们,去把那两个兄弟厚葬了!”
  “是!”
  朱戬紧紧握住查杰的手,见医生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,漏出那已经发黑的伤口,周身笼罩在黑色的烟雾之中,较为年轻的那名医生感觉周身发冷,拿着镊子的手也在开始发抖,年老的医生撇了一眼年轻的医生,轻轻摇摇头,年轻的医生才努力镇定下来,开始正常的做好手术辅助。
  朱戬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,语气森冷
  “我要你一命不留,做不到就别回来见我!”
  “是,大哥!”
  大峰深知大势已去,身边兄弟能战斗的也不过三五个,想着少主应该已经到达了安全地域,手托枪匣,才发现只有一颗子弹,顿时笑着出声
  “兄弟们,来生再见了!”
  举起手中银色的手枪,这手枪还是他过生日的时候少主送给他的,两人一模一样,还有兄弟开玩笑说是少主送给他的定情信物,脑中闪过那人偶尔迷糊撒娇的样子,嘴角牵起淡淡的笑容。
  灼热的枪口抵在太阳穴的那一刻,吕鋆峰的心是前所未有的痛,一想到他要从此离开那人的身边,也不知在他赖床贪睡的时候有没有人叫醒他,吃饭的时候有没有人点他最爱吃的海南鸡......
  扣动扳机,身边已经有一个兄弟又倒下,吕鋆峰绝望的闭上眼睛,等待着子弹穿过脑袋的痛感。
  “啪...”
  手中的手枪被人打落,大峰猛地睁开眼睛,虽然腿上中了一枪,但是手上的反应还是极速的把身后的人给扯到了面前。
  赵志伟惊讶这个长得像个包子的小男人竟有如此大的力气,但也只是一瞬便收回了眼中的讶异,拉动手枪扳机,瞬间解决对面一个狙击手,然后扯开吕鋆峰抓着他衣领的手,看见他脸上的鲜血和倔强的眼睛时,终是软了语气
  “我们是来帮你们的,你们少主现在在做手术,我吩咐人送你到医院,放心,我一定给你们死去的弟兄报仇!”
  说完,便隐身到暗处与对方的人火拼。
  此时,熊梓淇带领的兄弟也来到了大峰身边,见大峰瘫坐在地上,身旁也没了少主的身影,顿时慌了神,摇着大峰的肩膀吼道
  “少主呢?大峰,少主哪去了?”
  大峰听到熊梓淇的声音,抬手就给了熊梓淇一巴掌,指着熊梓淇鼻子骂道
  “你他妈去哪了,你知不知道死了多少弟兄,你知不知道少主受了伤?”
  熊梓淇沉默,挥挥手,身后的弟兄如同鬼魅一般前往敌方,冷着声音道
  “我一定会给弟兄们报仇的!”
  大峰被赵志伟的人带走,黑夜里,枪林弹雨,两帮人马打得你死我活,血腥味弥漫的到处都是,还有两个小时天就蒙蒙亮了,所以他们必须在两个小时内速战速决。
  S市霖皇私立医院,查杰进手术室已经一个小时了,朱戬在手术室外等着,手中的手机震动,划过接听键,就听见对方说
  “解决完了,你那边怎么样?”
  朱戬看了一眼手术室亮着的灯,左手揣在黑色的风衣口袋里,摸出雪茄,准备点燃时却又是默默放下,深吸一口气才说道
  “基本没什么问题,你送来的那个人也脱离了危险,记得清理掉那些尸体,以免第二天被人发现!”
  赵志伟擦了擦金边眼镜上的鲜血,听到朱戬的话,才调侃着笑道
  “我办事你还不放心?”
  挂了电话,朱戬见手术室灯灭,查杰被护士推了出来,见查杰嘴唇苍白,身形消瘦,那双灵动的眼睛此刻紧紧闭上,心里就多了丝自责。
  “大哥,这位先生除了腹部的枪伤有点严重以外,其余皆是皮外伤,半个月就可以恢复了!”
  朱戬点点头,查杰被送往病房,赵志伟和熊梓淇匆匆赶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。
  天刚亮,忙着一天收入的人们照常起床,偌大的街道水雾蒙蒙,人们疑惑,怎么今天环卫工人清扫街道这么早?而且空气中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?
  随即打消了疑虑,可能是附近的屠宰场又在屠宰动物了吧!
  大峰醒来时,看见床边一身紫色西装的赵志伟就挣扎着要起床,却是被赵志伟按着躺在了床上,眨眨大大的眼睛,大峰急忙问道
  “少主如何了?”
  “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只不过现在还昏迷着!”
  听到查杰脱离生命危险,吕鋆峰一直紧绷着的那根筋才放松下来,这才仔仔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,长得斯文秀气,戴着一副金边细框眼镜,身材修长,倒是个谦谦君子。
  “为什么要救我们?”
  赵志伟坐在暗纹沙发里,长腿叠加在一起,看着大峰苍白的如同蜡像一般的脸色皱了皱眉,拿出手机吩咐手下到最近的酒店熬营养汤这才回答大峰的话
  “你家少主在我们的地盘出了事,我们怎可能不管?”
  或是刚刚才醒的缘故,大峰脑子有些乱,沉默了半晌才惊讶道
  “你们......是卧龙帮?”
  赵志伟觉得大峰惊讶的小表情很可爱,大大的眼睛红彤彤的,就像小兔子一般,忍着笑意点了点头,大峰感激道
  “各位的恩情等我告诉老爷,老爷定会报答各位的!”
  熊梓淇推开房门就听见大峰和赵志伟的对话,顿时走到大峰身边,埋着脑袋愧疚道
  “大峰,对不起!”
  大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无奈叹了一口气
  “不怪你,昨天是我冲动了,我只是怕少主遇到意外,倒是你,别埋怨我打了你一巴掌!”
  熊梓淇摇头,他到不怪大峰打了他一巴掌,若不是少主生命受到威胁,大峰平时这么平易近人的人怎可能暴躁如此。
  “峰哥,淇哥,少主醒了!”
  熊梓淇手下弟兄推开病房门,话语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,熊梓淇和大峰微微一愣,便见熊梓淇推开房门直接奔向查杰的病房,大峰望着熊梓淇离去的背影,嘴角牵扯出笑意。
  “少主,少主你醒了!”
  熊梓淇刚进病房就被医生警告
  “病人尚还虚弱,请勿大声喧哗!”
  查杰戴着氧气筒,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向呆在门口得熊梓淇,微微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。
  朱戬坐在病床旁,抬眸冷冷看了一眼熊梓淇,这才挥手让医生上前给查杰检查。
  一番检查下来,查杰除了营养不良,血糖过低以外,各项身体指标都很正常
  “大哥,病人这段时间只能靠葡萄糖维持身体营养,三天后等到伤口结痂能稍微喝点营养汤。一个星期以后就能吃东西了!”
  朱戬在一旁认真的听着,时不时点头和医生讨论着,熊梓淇看了一眼朱戬的背影,悄悄移到查杰身边,见查杰有话要说,低头将耳朵送到查杰带着氧气筒的嘴边
  “你......不要把这件事告诉......父亲!”
  熊梓淇猛的抬头抓抓后脑勺,他今早就把事情告诉老爷了,恐怕老爷现在已经在飞往中国的航班上了!
  查杰见熊梓淇抓后脑勺,就知道父亲知道了这件事,顿时无力挥挥手让熊梓淇出去。
  熊梓淇一步三回头的出了病房,查杰哑着嗓音说话,氧气筒里一片雾蒙蒙
  “多谢这位大哥相助,小弟感激不尽!”
  朱戬正和医生讨论查杰今后的膳食,就听见一道微弱的声音,顿时扔下手中的营养餐表来到查杰身边,责备道
  “别说话,你还虚弱着呢?”
  两人四目相对,查杰微微眯眼,这双眼睛他似乎在哪里看过,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,见朱戬紧张,他才虚弱着笑道
  “我没事啊,只是有点饿,想吃海南鸡!”
  朱戬浓密的眉毛微微拧起,微微歪头问身边的医生
  “什么是海南鸡?”
  医生也不知道什么是海南鸡,在S市,他们也没见过哪里有海南鸡,更不知道什么叫海南鸡。
  朱戬在歪头,整个病房的护士医生都不知道什么叫海南鸡,朱戬生平遇到棘手的问题不是一颗子弹解决一个人的命,而是一只海南鸡!
  看着躺在病床上眼巴巴看着他的人,朱戬揉了揉他的头发,笑道
  “你这两天不能吃东西,等过几天能吃东西了再吃海南鸡,好不好?”
  查杰有些失落,但是也点了点头,毕竟他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要好好养病,才能吃海南鸡。
  医生留在病房继续为查杰检查,朱戬出了病房就对着下属吩咐道
  “全城去找海南鸡,S市找不到,就全国找,找到直接把厨师带回来!”
  ”是!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论葛格全国寻找海南鸡😂😂😂😂

评论(5)

热度(22)